赣首个乡镇“禁燃令”引法理之争

鄱阳县古县渡镇部分居民联合提请行政复议

来源:江西法制网       签发日期:2019年12月10日 10:11
编辑:曾若晨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分享到:

  在乡土情结浓厚的农村,烟花爆竹是年味的记忆符号。如果过年“禁燃”,反响会怎样?江西鄱阳古县渡镇近期下发《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通告》(下称《通告》),明确自今年12月1日起,全镇(村)范围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据悉,这是江西首个发文提出禁燃的乡镇。

  此举引发热议。有的人认为,镇政府的初衷是好的,有利于保护环境;有的人则认为,鄱阳大年初一开门迎新、元宵节舞龙灯、端午节赛龙舟等民俗文化都需要燃放鞭炮,全面禁燃不利于文化传承,也不利于在乡村振兴中保留传统和人文记忆。

  为此,当地部分居民联合向鄱阳县司法局提交了《行政复议书》。对此,鄱阳县古县渡镇负责人回应称,镇村“全面禁燃”只是倡导。专家表示,古县渡镇下发的《通告》于法无据,应予撤销。

  镇政府发《通告》要求乡村禁燃

  春节将至,鄱阳县古县渡镇汪家村汪大爷开始上街置办年货。与往年不同的是,他正在为是否应该预购烟花爆竹举棋不定。

  汪大爷的犹豫不决,源自一则通告。

  古县渡镇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通告》张贴在各条街道及各村宣传栏上。《通告》明示:1.全镇辖区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2.全镇党员、干部、公职人员要带头遵守烟花爆竹禁放规定,并教育引导亲属、朋友和周围群众自觉遵守;3.各村(居)委会承担各自管辖区域内禁放烟花爆竹的主体责任。政法办、专职消防队、应急办、城管队、环卫所、派出所、市场监管等部门要加强协作、密切配合,依法査处违规生产、运输、销售燃放烟花爆竹的行为,共同做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管理工作。要深入开展宣传教育活动,积极引导广大群众自觉遵守禁放规定,共同维护镇村公共环境。

  《通告》加盖了古县渡镇人民政府公章,明确自2019年12月1日起实施。

  “不能燃放烟花爆竹,年味就淡了很多。”汪大爷对新法制报记者说,现在,儿孙们所在的大城市城区都禁燃禁放了,乡村因为还保留着许多民俗文化,烟花爆竹也成为了乡愁和年味的记忆符号。

  谈起当地的风俗,汪大爷如数家珍——春节期间,除夕得为已故祖先“压岁”,点坟灯寄托哀思、大年初一开门迎新、初一菩萨庙祭祖、元宵节舞龙灯等等风俗,均需燃放烟花爆竹助兴。

  “一旦乡村禁燃禁放,会不会使得许多民俗文化渐渐消逝?”汪家村部分村民有些担心,除了春节之外,村民们还会为村里80岁以上的老人搭台唱戏以表孝心,少不了燃放烟花爆竹营造热闹、祥和的氛围。由于汪家村毗邻昌江,端午节赛龙舟、中秋节烧宝塔、开谱等等习俗都要燃放爆竹。

  当然,也有人赞同乡村禁燃。该镇古北社区居民万女士称,镇政府禁燃的初衷是好的,以往燃放烟花爆竹主要集中在春节期间,带来污染不说,也容易引发火灾。尤其除夕和大年初一,地上到处都是爆竹垃圾及残片,这与目前提倡的创建清洁、环保、秀美乡村的宗旨背道而驰。

  私自燃放罚款2000元?

  据当地村民介绍,一些村干部在宣传禁燃《通告》时,明确告知村民私自燃放烟花爆竹罚款2000元。

  对此,汪家村委会妇女主任雷柳英告诉记者,目前主要是以批评教育为主,暂未对私自燃放烟花爆竹的村民进行处罚。古县渡镇派出所一位方姓工作人员也回复称,到12月9日为止,派出所并未对私自燃放烟花爆竹人员或单位罚款。

  新法制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实现全镇范围内“禁燃”,11月20日,该镇成立了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领导小组,还下发了一份《关于全镇辖区内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实施方案》,内容即“党镇班子为挂点村禁燃工作第一责任人,村支书、村主任为直接责任人,村两委干部为各自自然村的直接责任人。各村、各条管单位要与镇政府签订责任状,各村小组要与村委会签订责任状。”

  《实施方案》还要求,对开展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工作不力的单位和个人,启动追责问责。辖区内发生违反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规定的行为,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警告、约谈;多次发生燃放烟花爆竹行为的单位,对相关干部给予停职处理。对违反的村民采取批评教育、警告、训诫、上红黑榜、经济处罚等方式进行处罚,情节严重的,报请执法部门依法处理。

  让汪大爷纳闷的是,既然自今年12月1日起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为何街镇还有商店在售卖。“禁放不禁售,到底可不可以买呢?”

  在古县渡镇的街道上,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一些商铺的货架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烟花爆竹。

  “现在买的人少了,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接到禁售的通知。”兴发批发部李兴华抱怨道,乡村“禁燃令”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以往年为例,他每年可以销售30万~40万元烟花爆竹。今年,眼瞅着就要亏本了。

  “如果《通告》早些时间发布就好,我也不必提前到烟花厂家进货。现在,仓库囤积了不少货物,不知如何是好。”李兴华说。

  像李兴华一样的烟花爆竹代理经销商不在少数,代销商邓九正告诉记者,受《通告》影响,他的批发部已经关门歇业了。

  镇政府回应 全面禁止其实是倡导

  说到发《通告》的初衷,古县渡镇党委书记张尚善介绍,开展乡村禁燃,是为了有效减少环境污染,保障公共安全和人民群众人身财产安全,创建清洁、环保、和谐秀美、安全的宜居家园。过去,每年到了腊月和春节,燃放烟花爆竹对很多人特别是对年龄大的人来说是一种负担,每家每户过年要买一两千元钱的爆竹,这些钱完全可以拿去买些衣服或食品,增加幸福感。

  有鉴于此,镇党委及镇政府决定下发《通告》,并于11月20日经党政联席会议硏究决定,在镇范围内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并制定了具体的《实施方案》。

  “我们说的全面禁止(其实)是倡导,是让群众逐步接受。”张尚善表示,镇里要求依法依规来放,没有说不让群众燃放,也没有说不能销售,更没有查办哪一家代销点,也没有谁因为燃放了烟花爆竹被罚款,群众“打爆竹要罚款2000元”那是下面的宣传出了问题,曲解了上级部门的意思。

  既然是倡议,为何《通告》及《实施方案》明确是全面禁止?对此,张尚善建议不要只看文件,更不要抠字眼,总而言之“是倡导不是禁止”。

  至于“禁燃”会否波及传统民俗文化,张尚善回应称,烟花爆竹虽然表面上是传统文化,但每年引起火灾和伤人事件不少,所以镇里引导大家少燃或者不燃。

  张尚善还表示,一些居民对镇政府发“禁燃令”提出了异议,确实,依据有关法律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划区划时间禁燃,但没有讲县级以下的乡镇政府可以制定禁燃规定,也没有讲不可以。

  专家 《通告》于情不合 于理不通应予撤销

  对此,行政法学专家、江西财经大学法学教授王柱国认为,古县渡镇下发的《关于禁止燃放烟花爆竹通告》,于法无据。

  王柱国分析称,从古县渡镇《通告》及《实施方案》可以看出,该镇全面禁燃的主要法律依据是《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和《江西省烟花爆竹安全管理办法》。但《烟花爆竹安全管理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行政区域的实际情况,确定限制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时间、地点和种类。”《江西省烟花爆竹安全管理办法》第三十三条也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可以根据本地情况制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划定限制或者禁止燃放的区域。

  从行政法角度来看,对私权来说,法无禁止即可为;对公权而言, 法无授权即禁止。在上饶市人民政府、鄱阳县人民政府未出台全面禁燃禁放的规定情况下,该镇提出“法律未明确镇政府禁燃违法即可为”是违法的。实际上,政府部门的行为应遵循“法无授权不可为”原则,古县渡镇并非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其禁燃要求于法无据。

  王柱国还称,城市禁燃出于人员过于密集、高楼林立、消防安全方面考虑,这无可厚非。但农村不一样,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华民族沿袭千年的文化传统,随着春节临近,在外务工人员陆续返乡,特别是乡土情结更加浓厚的农村,烟花爆竹成为乡愁和年味的记忆符号, 适度有序燃放烟花爆竹,有利于文化传承,也有利于在乡村振兴中保留传统和人文记忆。“短短一个月之内,该镇要求乡村全面禁止燃放,于情不合、于理不通,《通告》应予撤销。”

  发稿时,记者了解到,当地部分村民联合向鄱阳县司法局提交了《行政复议书》,要求撤销《通告》。12月6日,鄱阳县司法局行政复议应诉股股长程敏告诉记者,该《行政复议书》正在审查当中。

文/图 首席记者付强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