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医院侵犯消费者权益案

来源:江西法制网       签发日期:2019年02月15日 14:54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分享到:

  案情介绍

  A市局执法人员对一家民营医院进行专项检查中发现,该院在给患者提供医疗服务时,有时会出现医生开的医嘱中药品的最小规格剂量大于患者单次的需要剂量的情形,在治疗过程中就会产生药品剩余。当一种(支)药品使用有剩余时,当事人在未告知患者的情况下,由临床护士集中配置分给当时需要同种药的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患者使用(俗称“拼药”),而每个患者仍旧要支付该药品最小包装剂量药品的费用,当事人临床护士每天将各科室节余未开封使用的药品数量报给住院部中心药房,住院部中心药房根据各科室报的拼药节余药品数量确定节余药品品种第二天不再发药,将节余的药品按正常采购药品入库程序办理入库,再重复销售给患者。上述拼药节余药品由药剂科统计节余药品的品种、规格、数量、金额,制作《某医院药品报增报损表》。执法人员提取的当事人《某医院药品报增报损表》显示从2017年8月至2018年5月期间,当事人重复向患者销售的节余药品金额为xxxxx元。最终A市市局将该医院的该行为定性为欺诈行为,对其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相关规定进行处罚。

  案件分析

  对于医疗机构的“拼药”行为,这样的盈利模式是否合法合规?若该行为为违法行为,市场监管部门是否有执法权,这是在查处此类案件中摆在执法人员中的两个问题。

  (一)本案中“拼药”行为是否构成侵害消费者权利

  《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八条明确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所以病人在当事人处接受医疗服务并支付相应费用的过程中,应依法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本案中,当事人在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在没有告知病人自己购买的药品有剩余的情况下将剩余药品给其他需要该种药品的病人使用,并收取其他病人相应费用,这种行为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属于《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六条第(八)项“夸大或隐瞒所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的数量、质量、性能等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信息误导消费者”规定的禁止行为。而《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经营者有本办法第五条第(七)项至第(十)项、第六条和第十三条规定行为之一的,属于欺诈行为。”故当事人拼药的行为属于欺诈行为。

  (二)市场监管部门是否有执法权

  依据《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十四条“经营者有本办法第五条至第十一条规定的情形之一,其他法律、法规有规定的,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执行;法律、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依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六条予以处罚。”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六条规定“经营者有下列情形之一,除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外,其他有关法律、法规对处罚机关和处罚方式有规定的,依照法律、法规的规定执行;法律、法规未作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其他有关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可以根据情节单处或者并处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以五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吊销营业执照。”的规定,其中对于市场监管(工商)部门的管辖权都是做了兜底规定,这意味着如果有其他部门对这类行为有管辖权的话,工商部门则同时丧失管辖权。

  分析该案的过程中,办案人员研究了食药监部门和卫生部门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发现这两个部门所适用的相关法律、法规和规章中未有相关条文来规范此类行为,从部门职责和立法本意上来说,食药监部门和卫生部门更多是从药品质量对药品使用单位进行规范,而就目前调查结果来看,“拼药”行为暂时不涉及药品质量问题,所以卫生部门和食药监部门可以被视为对“拼药”行为没有法律上的优先管辖权。再考虑到在办理该案的过程中,也未有卫生部门对A市局的管辖提出异议,所以A市局办理该案的管辖权不存在问题。

  办案启示

  办案人员通过对前期案源信息分析研判,通过查阅医院的药品管理账目确定药品非正常且数量巨大的“盘盈”。由此线索入手提取了某医院全部的药品“盘盈”账目,查明医院采购的药品入库及出库流转情况及“盘盈”收入的记账情况,并依法进行了“拼药”不正当行为证据固定。最终,A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相关法律规定,认定涉案医院在为病人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在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采取拼药的方式获取利益,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公平交易权,构成了未能履行经营者义务、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并要求涉案医疗机构立即停止违法行为,保障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案件调查以及法制核审时,有两点启示供大家参考,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一)案件的定性和处罚审慎使用兜底条款

  办案机构在案件调查初期,打算直接引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六条规定进行处罚,认为该医院的行为构成该条文第一款第十项“(十)法律、法规规定的对损害消费者权益应当予以处罚的其他情形。”法制部门在案件核审时认为应慎用兜底条款进行定性和处罚。从案件事实上来看,医疗机构将“一药多卖”的情形,从基本的消费实际情况来看,消费者所购买的药品本身也是商品,而且购买的也是独立包装的商品,所以最终得到的商品是与别人拼凑的这一信息属于与“消费者有重大利害关系的信息”,理应得到法律保护。从这个角度来看。涉案医疗机构的行为明确违反了《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第六条第(八)项,定性明确。

  法律条文有天然的滞后性以及有限性,所以在制定的过程中立法者对某些条文会采用诸如该案涉及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十项的“兜底条款”来弥补这种缺陷。但在实际执法过程中,由于行政法基本原则之一“法无授权不可为”以及私权利行使中的“法无禁止即可为”原则的特性,行政机关行使行政职权应该是明确的被法律法规所赋予权力,所以应该审慎的使用法律条文中的“兜底条款”。

  (二)案件调查应抓住要害,取得直接证据

  该案涉及到没收违法所得,所以违法所得证据的取得显得尤为关键。该案在办理过程中,办案人员在摸清楚“拼药”的操作流程后,直接对该院药剂科进行调查,取得了该案关键性证据《某医院药品报增报损表》,对违法所得的计算提供了直接证据,最终结果客观、真实。

  在实际办案中,有时会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对某一情节的证据欠缺(例如因为当事人文化和经营水平导致经营收据、合同等材料缺失;或者就是当事人完全不配合,对涉案产品的进价和销售价证据不予提供),这时办案机构应充分行使法律法规赋予的查账以及相关行政强制的权力,对于实在无法取得的证据材料,也应充分走访市场或者相关经营者,或者可信、有证明力的证据,避免出现关键情节无直接证据的情形。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