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丰县公共法律“掌上通”样样通

超5万人使用 好评率达100%的“互联网+”在线法律咨询服务平台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8年08月08日 08:33
编辑:万小玲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分享到:

   

    这个夏天,在赣州市信丰县有5万多人使用过它,有约2500人通过它咨询得到了问题的解答。
    其中也不乏有远在异乡的信丰人,他们虽然远在他乡,却仍然也可以和那些身在信丰的人一样,只要拿出手机选择微信,并关注它,即可任何地点、免费享受全国9200名注册律师5至10分钟内在线解答法律咨询。
    如今,申请法律援助、申请人民调解、公证预约等多重法律服务功能被整合其中。居民好评率100%,咨询好评率99%,深受群众、干部的称赞。
    它便是信丰县人熟知的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
 ◎文/图 方兰花 记者付睿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7月15日11时。家住信丰县嘉定镇七里村老屋下的谌莫花,匆匆赶了回来,她要为一家人准备午饭。
    当看到记者一行人,她连忙招呼进门,还热情的要“破”一个她自家种的本地瓜。一进一出的走动不便,谌莫花开始有些局促。
    几经询问下,她才向新法制报记者道出实情,2016年10月16日她在上班的途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后经赣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十级伤残。
    历时几年协商不成,50岁的谌莫花一家接近放弃。“基本每次都是我去协商,但每次结果都不理想。”
    谈及事情的转机,不善言辞的谌莫花一个劲地向记者介绍说,“那都是因为儿子用的那个平台。”
    “其实,我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谌莫花的儿子张铁峰回忆说。
    “记得扫码那天,我对我妈说,‘妈,事情有希望了。’”原来,张铁峰口中的希望就是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
    “刚开始也是看到服务大厅内摆的宣传牌,没想到这个平台这么有用。” 张铁峰如实说。
    “判了11.8万元的赔偿款。”谌莫花脸上透着喜悦说。“心里的大石头总算落地了。”

法律咨询服务全县覆盖

    除了张铁峰,得益于它的人还有很多。
    6月29日,古陂人民法庭公开审理了太平畲族村吴某(化名)赡养一案,分家时因财产分配引起的纠纷问题,大儿子表示拒不赡养老人。
    据太平畲族村村干部李迎春介绍,事情发生在2018年的3月底。“接到吴某和其几个儿女的反映后,我们也手足无措,很难找到专业的解决办法。”李迎春回忆说。“突然想起村委会张贴了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二维码。又向古陂镇司法所所长邱万鹏询问效果。”
    “‘放心用’,当得到邱所斩钉截铁地回复后,我立即在上面咨询了,并让吴某的儿女也咨询解决办法。”李迎春说。“不仅得到了专业律师的解答,还在上面给老人申请了法律援助。”
    “法律援助一提交,我手机就能收到短信。”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谢永红拿出手机说,“看,这就是那次接收到的短信。”
    随着调查的深入,记者发现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出现并非偶然。
    2016年10月,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正式开通运行,走进了一座具有80万人口大县。信丰县司法局人正将它探索成怎样引领信丰的法律服务咨询平台。
    信丰县司法局局长顾风生表示,这离不开县委、县政府大力支持,以及县政法委的正确领导。
    据记者了解,2016年12月20日,信丰县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下发了“关于关注‘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通知”。其中载明:“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绑定在“信丰县司法局”微信号)于当年10月份正式开通。平台的开通,有效解决了干部群众寻求法律帮助难的问题。
    另据李迎春提供的一份信法建办字【2018】1号文件中,记者看到:鼓励各乡(镇)要积极推广、运用公共法律服务平台,深入开展农村法治宣传教育、法律咨询、人民调解、法律援助。建立乡(镇)村(居)公共法律服务站点的同时,在每一个站点张贴了醒目的“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也正因为各单位的有效落实,实现了法律咨询服务在信丰县的全覆盖。截至目前,该平台受理的法律援助有84件、公证预约62件、人民调解52起。

律师晚上家里接咨询

    “公益律师的积极性不高”“全县执证律师只有12名”等等,这些一直以来客观存在的问题,一度让顾风生伤透了脑筋。
    而当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开通后,这一切也随之改善。
    7月16日,时隔一周,律师杨任菁回忆起当时的场景依然倍感意外:平台上的网友专门来找他现场咨询。
    杨任菁是江西灵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记者从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中查询到他的信息显示为职业23年,已认证,解答343次,中标402次,点赞118次,擅长领域:合同纠纷、公司法律、刑事犯罪、交通事故。
    据杨任菁受访时说:“7月9日,我躺在家里沙发上,手机‘叮咚’一响,就知道是平台有人向我提问了,时间显示为18时54分。”
    杨任菁说,“作答时间刚过5分钟,因此则要与全国律师同台竞争了……”
    “好的,谢谢杨律师。”咨询时段已至19时11分。杨任菁与平台内全国各地的四位律师一同作答。记者看到,长达17分钟的问答中,杨任菁凭借耐心与专业,得到了这名叫施某梅的信丰县用户的认可,无疑杨任菁“中标”了。
    “16日,施某梅来到我办公室,说要我代理她的案子。”杨任菁回忆当时施某梅站立在他办公室时场景,仍然觉得很惊喜。“想不到真有慕名而来的。”杨任菁说,“但由于案地太远,我建议她还是找那边当地的律师。”
    施某梅受访说,“杨律师的解答很用心。平台真是太好用,免费、快捷、专业,这是我体验后最直观的感受。”
    律师朱昭华是该平台的忠实粉丝,解答708余次,中标239次,点赞227次。他与李阳生一同服务于江西海融(信丰)律师事务所,他们经常在使用该平台。
    据朱昭华与李阳生介绍,当初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出现,引起信丰律师界的啧啧称赞,大家曾专门讨论过它,一致认为它,一是便捷,信丰居民不限时间、地点都可以在平台咨询;二是高效,用户可第一时间得到回复,不受区域限制;三是实惠,平台完全免费。相比直接找律师咨询费用减少了很多;四是双赢,我们律师也提高了在当地老百姓心目中的知名度;同时,每一单也有平台奖励的咨询费,但其实我们更看重的是在同场竞技的“中标”。

人民调解效率高、信心倍增

    抓小、抓早、抓苗头,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信丰县司法局充分利用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在“法律咨询”功能上的作用,鼓励人民调解员充分将其运用到维护社会稳定的“第一道防线”上去。
    虎山乡人民调解员郭三才,被评为“2017年全国优秀人民调解员”。他告诉记者:“第一次用掌上平台,就起到了作用。”
    郭三才说:“首次使用该平台是在一个看似简单,实际内因复杂的离婚纠纷案上。”
    “当我咨询后,平台里的律师给出了详细的调解方向。”郭三才回忆说:“因为回答的律师有四名,各个角度各个方面都涉及到了,最终调解双方达成协议。”
    “后来,调解上只要有疑问,第一时间便会到平台上咨询。”郭三才说。“我通过咨询学到了不少法律知识,大大提升人民调解知晓率,高效化解各类矛盾纠纷。”
    7月22日晚,虎山司法所联合派出所在虎山乡樟树村土地坑调处一起赡养纠纷。经批评教育,儿子及儿媳同意母亲从独居危旧土坯房搬离,与其一同居住。西牛司法所高效调解,多次上门走访了解情况,一天内,迅速调解多起分家析产纠纷,以实际行动提升满意度。7月24日,铁石口司法所与镇安监站、综治办、派出所、坳坵村委多方联合,成功调处铁石口镇境内金信页岩厂(红砖厂)的一起工伤死亡赔偿案件,双方握手言和,签署调解协议,维护了双方的合法权益。7月25日上午,大塘埠司法所成功调解一起财产分割纠纷。司法局小江村扶贫工作队联合司法所调解独居老人赡养纠纷”。这些案例的成功调解,都离不开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

“掌上通”样样精通

    “平台最开始也只有法律咨询的功能。”最早一批使用群众和干部回忆说。
    现在,申请法律援助、申请人民调解、公证预约等多重法律服务功能被整合其中。上至“法律咨询”,下至“司法服务”,都与信丰县公共服务掌上平台有关。
    一份信丰县人事劳动争议仲裁判决书,载明:受委托人,谢永红,信丰县法援中心主任。另一份信丰县人民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同样载明:受委托人,谢永红,信丰县法援中心(一般授权代理人)。“这些都是委托人在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上申请的。”谢永红如实说。
    “我在老家山东购买了一套房产,需要本人回去办房产证,现在我在赣州服兵役,不方便回去,老家说可以到公证处办理一份委托公证,但我们部队情况特殊,不能随意请假。”申请人祝某龙回忆说。
    “后来,我和战友聊天得知信丰县公证处在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有个网上预约功能,于是在网上预约了办理公证,公证员没多久就联系我了,并告知了我需要准备的材料,于是我准备好了所有材料和部队请了一次假到公证处办理了委托公证。”祝某龙说。“公证预约平台让我们需要办事的人少走很多路。”
    如今律师的热捧,功能的完善与群众的认可,让信丰县司法局人倍感到欣慰。
    就在采访结束时,记者无意中得知胜利路社区汤静敏还是信丰县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的推广“能手”。她已经向291人推荐关注了此平台,当记者问起汤静敏为何会这么做时。
    “平台真心管用,所以一定要推广给更多的人。”汤静敏如实说。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