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年检须先处理交通违法引热议

专家称“捆绑”行为法律依据不充分 建议对违法不缴罚款的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8年04月02日 10:09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到车管所办理车辆年检时,车主会被告知,须先处理交通违法。许多车主按照要求做了,但有些车主却认为车辆年检和处理违法是两码事,甚至在交通违法未处理完毕被拒绝发放检验合格标志后,将车管部门诉至法院。

  近年来,“交通违法阻却车检”成为了舆论热议话题。而在这背后的,是《机动车登记规定》和《道理交通安全法》对于车辆年检不太一样的规定:前者要求先处理交通违法,后者则对是否处理交通违法未做规定。

到底该依据谁?

   “交通违法阻却车检”引热议

  “年前要抓紧去处理交通违法,否则过不了年检,汽车上不了路。”2017年年底,九江一名司机黄先生遇上了烦恼事,如果不将名下车辆的违法处理完毕,即使车辆年检合格,车管部门也不会发检验合格标志。

  因为公安部发布的《机动车登记规定》第49条规定,在申请检验合格标志前,机动车所有人应当将涉及该车的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和交通事故处理完毕。

  据了解,为了能够取得检验合格标志,很多车主会按照《机动车登记规定》在年前集中处理交通违法行为。

  但是,有车主却对此并不服气,在违法不消被拒绝发放检验合格标志后,将车管部门起诉至法院。

  据相关媒体报道,通过检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可以发现,从2008年到2018年,该网公布的类似案例有57件。

  车主之所以敢于叫板,是因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13条规定,对符合机动车国家安全技术标准的机动车,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发给检验合格标志。

  “也就是说,只要车辆年检合格就必须发给合格标志,跟交通违法与否无关。”初闻该条款的黄先生坦言道。

  据了解,汽车因有未处理交通违法无法通过年检一事,尴尬源于《道路交通安全法》与《机动车登记规定》存在法律“冲突”。

   法理依据是否充足?

  在《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并未明确规定能以交通违法未处理为由阻却车辆年检;那么,《机动车登记规定》“机动车涉及道路交通安全违法行为未处理完毕,不予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规定,是否有充足的法理依据,引起了争议。

  “没有法律或国务院行政法规、决定、命令的依据,部门规章不得设定减损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权利或者增加其义务的规范,不得增加本部门的权力。”新余学院法学院副教授吴平芳认为,在《道路交通安全法》对车辆年检已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机动车登记规定》关于将处理交通违法行为作为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前置条件,明显属于增加了公民的义务和本部门的权力,超越了《立法法》对部门规章的立法权限,法律依据并不充分。

  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颜三忠也表示,发放检验合格标志,允许车辆上路行驶,实际是一种行政许可;而对车辆违法行为进行处理,则是一种行政处罚行为,这两种行为不能混淆。

  “法理依据的确不充足。”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彭丁带说,《机动车登记规定》是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的规定制定的,然而前者仅有“核发”检验合格标志的规定,而《机动车登记规定》中确出现了“不予核发”的内容,该情况已经不满足《机动车登记规定》第一条中“根据法律制定规定”的要求。

  不过,在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朱巍看来,道路交通管理部门是公安部的直属部门,所以公安部有权制定机动车登记具体操作办法;虽然其中具体规定超出了《道路交通安全法》,但仍属于职权范围内。《机动车登记规定》作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补充和具体落实,并不存在法律冲突问题。

   具体化规定与上位法是否冲突?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相关案例中,浙江市民刘鹏程是第一个因有未处理交通违法无法通过年检起诉的车主。

  在他看来,“交通违法阻却车检”与上位法相抵触。但法院二审判决,未处理交通违法不予发放检验合格标志是具体化规定,与上位法并不相抵触。

  颜三忠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行政案件适用法律规范问题的座谈会纪要》规定,下位法不符合上位法的常见情形包括法规、规章或者其他规范文件设定不符合行政许可法规定的行政许可,或者增设违反上位法的行政许可条件。因此,《机动车登记规定》明显在《道路交通安全法》范围内增设了许可条件,因此违反了上位法,应该无效。

  吴平芳也认为《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法律效力高于部门规章,当《机动车登记规定》关于年检内容与《道路交通安全法》不一致时,应该对前者的相关内容进行合法性审查,以后者关于年检的规定为准。

  朱巍赞同该案二审法院的判决,他认为《机动车登记规定》属于规章,可以理解成为可具体操作的适用。如同最高法院的制定的司法解释一样,很多法律在制定过程中,要考虑到执行因素比较复杂,需要按照立法权限,由下位法进行细化和解释。

   维护道交安全还是有违立法原则?

  面对车主们的疑惑,有关部门曾公开回应表示,“交通违法阻却车检”的做法,对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财产安全具有特定的价值,符合立法精神。

  朱巍认为,很多车主怠于履行处罚责任,滞纳金不足以督促他们履行责任处理交通违法。作为车辆合法上路的一大门槛,以年检的方式督促车主积极履行责任,并无不妥。

  颜三忠认为,设立车辆年检制度的目的是督促车主加强车辆维修保养,使机动车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机动车登记规定》应该围绕这一本质目的展开。而交通违法行为未接受处理可能是由于交通执法部门力度不够,也可能是驾驶员自觉意识不强造成的,这与机动车是否符合国家安全技术标准没有实质的、必然的联系。

  对此,彭丁带认为,行政机关对车辆年检设置前提条件,目的还是为维护道路交通安全,且消除违法行为是车主应尽的义务,二者之间具有关联性。

  吴平芳则指出,“交通违法阻却车检”客观上对维护道路交通秩序,预防和减少交通事故,保护人身、财产安全发挥了一定的作用,促使驾驶员行车过程中谨慎驾驶。但是在《道路交通安全法》对车辆年检有明确规定且与《机动车登记规定》规定不一致的情况下,将处理交通违法作为车辆年检的前提条件,其立法目的正当性无疑会受到质疑。

  “迫使违反交通法规的驾驶员交纳行政罚款,可通过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方法实现,这种方法可以取得相同的有效性,同时对车辆所有人造成的损害相对要小,不违反要求法律对公民基本权利的限制不能过度限制的比例原则。”颜三忠建议说。

   为何出现“同案不同判”?

  据查询,上诉57件案子中,车主胜诉28件,另外29名车主的诉求被法院驳回。

  对于为何会出现“同案不同判”,颜三忠分析称,主要原因在于我国没有建立完善合宪性审查与合法性审查制度,对于规范性文件是否存在于宪法法律相抵触,缺乏明确的法律规定,比如启动主体、审查主体、审查标准、审查程序、审查结论、审查结论执行缺乏明确具体规定,导致司法机关裁判标准不统一;其次,最高人民法院没有对此类有争议案例通过指导性案例统一裁判规则,导致司法机关处理不一致。

  “法院对上位法与下位法规定不一致的理解问题。一方面,有的法院认为,行政法中下位规章不得超出上位法规定范围,将上位法理解成为固定的、限制性的规定;另一方面,有的法院认为,下位法是根据上位法和立法法的权限授权,由规章等构成的统一法律体系,效力问题上要以特别法的方式适用,下位法是上位法具体情况的落实。”朱巍说,相比较来看,第二种观点更被认可,因为规章虽然法律位阶较低,但与上位法并未冲突,属于延伸和具体落实,更能反映出道交法保障车辆资质安全与惩治违法行为的初衷。

  事实上,针对“交通违法阻却车检”的争议,早在2008年11月17日,最高法院曾向湖北省高院作出《关于公安交警部门能否以交通违章行为未处理为由不予核发机动车检验合格标志问题的答复》。其中明确指出,《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三条已做出明确规定,“法律的规定是清楚的,应当依照法律的规定执行。”

  颜三忠认为,最高法院的答复已经很明确了年检归年检,违法处理归违法处理,两者没有任何关联性。

      文/图 首席记者 郭俊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