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再难,也要把钱还上”

丈夫意外身亡留下大笔债务 抚州市东乡区圩上桥镇江美春坚持二十余载还清债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8年03月09日 12:34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面对苦难,她选择了坚强。丈夫意外身亡后,她独自一人把一双儿女拉扯大,给公公婆婆养老送终。

  面对责任,她选择了承担。在别人拖欠的花炮货款成了死账之后,她用起早贪黑、种田养猪积攒的一点钱,慢慢把开花炮厂欠下的工资还掉。

  她的坚韧感动了乡邻,邻居在她困难时会搭上一把手;邻里出现矛盾时,她则会介入进行化解。

  在日前评选的第五届江西省道德模范中,她荣获“诚实守信模范”称号。

  她叫江美春,抚州市东乡区圩上桥镇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妇。

江美春起早贪黑终于还清债务
坚强乐观的江美春

  幸福戛然而止

  2月28日,热情招呼大家坐下后,江美春的“话匣子”并没有很快打开。

  尽管生活给了52岁的江美春很多风雨,在她脸上刻下了许多沧桑,但她还是显得有些含蓄。提起日前获得的第五届江西省道德模范称号,她也没有多谈。

  在2月1日举行的第五届江西省道德模范和第二届江西省优秀志愿服务先进典型颁奖仪式上,她捧回了“诚实守信模范”这一称号。作为来自抚州市东乡区圩上桥镇何家村下何组的农妇,这是一个在乡亲们看来实至名归的褒奖。

  随着谈话的深入,我们可以感受到,在江美春的情感世界里,荣誉背后,有着太多难以割舍的记忆。

  江美春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与何厂华婚后育有一女一子。

  1991年,他们用全部的积蓄创办了一家花炮加工厂。江美春只管打理家务,何厂华安心做好花炮生意。在何厂华的精心经营下,没过多久,花炮厂生意越来越好,产品销往乐平、景德镇等地。

  “一年算下来能有四五万元收入,还建起了一栋二层楼房。”江美春回忆说,“那时花炮厂生意好。自己就专心带孩子,农活也干得少,全家也就种3亩田和养几头猪,生活幸福美满。”

  1992年,江美春26岁。她像往常一样站在家门口,目送丈夫何厂华押货去给客户,看着货车驶远,江美春才进屋。

  “叮铃铃……”一通电话铃响起,电话那头的声音告诉她,何厂华在车祸中不幸遇难。

  短短几分钟的电话,江美春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一刻,江美春多么希望从来没有出现过那一通电话。

  “是行驶到万年与乐平的交界地段时,两辆相撞。”江美春说。

  苦难坚强面对

  丈夫的意外身亡,给了江美春很大的打击,她时常以泪洗面。摆在她面前的,是年迈的公婆和一对儿女,儿子才一岁零三个月,女儿两岁多。

  江美春回忆,那时公婆整天坐在门口,愁眉不展、茶饭不思,每天想起儿子就哭。两位老人更担心的是,万一江美春扛不住一大家的重担,一走了之怎么办?

  江美春呆呆地看着门口,回想起那一幕,眼泪潸然而下:“那时,我们告诉他们,自己不会离开这个家。”

  多少个夜晚,江美春告诉自己:“必须振作起来,不能倒下,自己就是这个家的天,再苦再累也要咬牙坚持。”

  本以为只要熬过丧夫的悲痛,一切就会好起来,谁料更大的难题在后面。

  因为客户都是何厂华谈的,很多都是赊销的,年底或积累到一定的金额再结账,而且很多都是口头上的,没有任何买卖凭证,就连联络方式也只有何厂华一个人知道。谁欠账、谁差钱,她一概不知,所以何厂华去世后,爆竹的赊销资金无法收回,导致资金周转不灵,花炮厂不得不全面停产,最后负债累累。

  江美春告诉记者: “收不回尾款,就发不了工人们的工资。”

  据了解,工厂每人每月的工资在500元左右,二十多个工人,至少有2万余元的债务,这在上世纪90年代,仍是不小的一笔债务。

  江美春的选择是:还钱,哪怕再难。

  重担一肩挑起

  何其川,何家村村委会主任,年轻时曾在江美春家的花炮加工厂干过零活。

  “平时在田里干活,有空的时候,就到花炮厂接零活带回家做。我当时是裁纸,按件计酬,一天做下来也能赚二十来块,一年在花爆厂也能赚一两千块呢。”何其川说,不仅是他,村里大部分人都在花炮工厂做过事。忙的时候有二三十人,还都是一群年轻人,主要是女孩子。

  何其川指着江美春家后宽敞的院子说,当年的花炮加工厂就在后院。“当得知车祸的事后,全村人都感到难过。而且,花炮厂倒了,对村里每家人的收入都影响很大。至于欠的工钱,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但没有人去找她要过。”

  尽管没人问她讨要过工钱,但江美春心里一直记着欠下的每个人的工钱。

  为增加收入偿还债务,江美春每天早上天刚亮,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做农活、做饭、喂猪、养鸡,一直要忙到晚上十二点多。

  江美春说:“原本家里有3亩田地,后来又流转别人闲置的水田12亩来种。”手头有了一点钱,就一个个地还上。

  新法制报记者询问何其川:“还了你多少钱?”

  何其川连忙说:“不欠我的钱,不欠我的钱,我后来没在这里做事了。”

  邻居何细和告诉记者,看江美春一人种十多亩田地,养猪十几头,邻里乡亲能帮的都会尽量帮一帮,有时看到江美春一个女人下地干活,一边照顾老人小孩,咬着牙坚持了下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如今,虽然当年的尾款无法收回,但江美春所欠的钱却一点点全部还清了。

  希望抚儿养女

  当江美春谈起儿女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难掩心中的骄傲和自豪。

  大女儿何莉海,从小学习就不错,特别让人省心。儿子何强也非常懂事,从来不给她添麻烦。何强考取了哈尔滨工程学院机械制造专业,毕业后又考取了清华大学,硕博连读。

  姐弟俩都喜爱学习,姐姐何莉海大学毕业后就工作了,但受到弟弟的激励,她也去读了三年金融专业研究生。

  “两个孩子都吃了苦,小时候要还钱,家里都是省吃俭用的,交学费都没有钱。就连他们大学时的学费,都是通过助学贷款。”江美春说着说着声音哽咽了。

  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上学,多重的活她都做,在孩子面前乐观坚强。

  看到母亲对家守望和操劳,大学里两姐弟从来不问家里多要钱,江美春每个学期给何强2000元的生活费,剩余的生活费都是靠勤工俭学做些家教赚来的。

  “何强理科好,寒暑假就去做家教赚钱。”江美春对记者说。

  何莉海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不但自己还了助学贷款,还帮弟弟何强还助学贷款。

  当记者注意到房间一角那辆崭新电动车时,江美春说道:“那是女儿买的。”

  如今,何莉海在上海一家证券公司上班,月薪过万。何强也结婚了,年初生了个儿子。

  当上奶奶的江美春如今在照顾儿媳坐月子。当谈到心愿时,江美春说:“希望儿女在外头发展好了有出息,这就是自己的最大心愿。”

  尽心赡养老人

  何强读大学那年,江美春在一家水果超市打工。

  起初1400元的工资,后来老板看到她能吃苦肯做事,决定涨到了1700元,还包吃住。“一个月加上提成拿到手两千多。”江美春说。

  找到了合适工作的江美春,准备将公公婆婆暂住到丈夫的哥哥家去。但由于老人在江美春家住习惯了,不愿搬动,一直没去丈夫的哥哥家。

  直到2014年,公公何康助以84岁终老。后来婆婆因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住进了养老院,但江美春一直放心不下。

  江美春14岁时父母均病故,是兄嫂把她和弟弟抚养成人,自从嫁到何厂华家,公公婆婆都对她特别好。思前想后,江美春毅然辞去工作,把婆婆接回家专心服侍。

  经过江美春一段时间的精心照料,婆婆的身体很快得到好转。婆婆爱美,江美春每天都会帮她梳理头发,让她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就这样一直陪着老人家,直到去年婆婆去世。

  就在采访前两天,曾经打工的那家水果超市老板还主动打电话给她,希望让她能去上班,却被江美春婉言谢绝了。

  江美春告诉记者:“儿媳妇在家坐月子要人照顾,还要带孙儿,走不开了。”

  村里人对江美春赞不绝口。在江美春的影响下,之前村里有的老人和儿女分开住,现在也都被儿女接到家里一起住了。而江美春也很热心,听到哪家村民与老人有矛盾,她会去耐心劝说;邻里之间有纠纷,她也会主动上前调解。

       ◎文/图 何江华 饶方其 记者 付睿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