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期专家证人首现国际商事仲裁庭

分析结论被采纳 助中国企业免巨额赔偿

来源:法制网       签发日期:2018年02月01日 09:42
编辑:付睿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中国工期专家证人开始走向国际商事仲裁舞台,首秀即获成功。近日,巴黎国际商会仲裁院对一起“一带一路”工程项目纠纷作出裁决,接受了中国专家证人于该案工期延误的分析结论,驳回了东道国业主对中国承包商的工期延误巨额索赔。

  这位给中国人“长脸”的专家证人,就是邱闯,联合建管(北京)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这一特别的经历让他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同时,中国的专家也该走向国际舞台了。干活的人‘出去了’,高端咨询业也得跟着‘走出去’。”邱闯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工程完工遭东道国业主索赔

  该案的缘起,是中国承包商以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方式在某“一带一路”国家承担大型工业项目,在工程完工后与东道国业主产生争议。

  EPC是指公司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的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通常公司在总价合同条件下,对其所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费用和进度进行负责。

  在随之而来的纠纷中,中国承包商按照合同约定向斯德哥尔摩商会仲裁机构提起申请仲裁,东道国业主则提出了工期延误巨额索赔反请求。最终,该案的仲裁在巴黎国际商会开庭。

  工期是否存在延误,显然是该案中的关键争议点。据了解,建设工程延误是建设工程争议比较常见的争议类型,而工期延误责任的分析和分配一直是仲裁庭的难点。精准的分配工期延误责任离不开提供科学分析的专家证据。

  在中国,对此通常采取鉴定的方式;在国际仲裁中则有所不同,采取的是双方当事人各自聘请工期分析专家证人。

  不过,“长期以来,在国际仲裁案件中的工期延误分析专家证人作为高端专业咨询服务,一直被英美等西方国家工程管理专业人士垄断。”邱闯说。

   战前换将中国专家临危受命

  该案最初的专家证人均来自西方国家。东道国业主聘请英国建设管理公司的专家,担任业主的工期延误分析专家证人。中国承包商聘请的国际律师事务所,选择了一家国际建设管理公司的专家来担任专家证人。

  事情后来发生了变化:国际建设管理公司的专家进展不顺利,让中国承包商一方决定换掉专家证人。邱闯及其团队在竞争性比选中被选定。

  从邱闯的简历中不难看出这一选择的理由:牛津大学软件工程硕士、伦敦大学建筑管理硕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硕士。英国土木工程学会(ICE)管理采购法律顾问委员会委员,英国皇家特许建造学会(CIOB)中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一带一路(中国)仲裁院仲裁员。拥有资深皇家特许建造师(FCIOB)、资深英国土木工程测量师(FCInstCES)、资深英国皇家特许测量师(FRICS)、皇家特许测量师学会BIM经理(中国大陆首位)、认证国际工程合同专家(IBEC AP)、中国注册建筑师等资格。

  谈及被选中的心情,邱闯表示“心情非常激动”,也“很愿意把这个事情做好”。不过,平静下来后,更多的是一种挑战来临的压力,“又觉得这是一件很大的事情,有点紧张”。

  他着手进行三个方面的特别准备:一是研究西方的相关“游戏规则”;二是看西方专家在处理类似情况时如何做的;三是反复研读合同,并与中方当事人沟通,了解相关情况,以还原事实。

  在整个庭审过程中,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就是“不能带计算机进去,只有手中的一份不得添加任何批注的原版报告作为参考”。邱闯说:“在国内开庭,我可以把计算机带进去,报告里呈现出的数据是如何计算的,相关内容都可以随时调出来,而且有助手帮忙。但是,在国际仲裁庭这样做是不允许的。我必须把报告的所有内容及相关证据吃透,数据之间的关系全部精准地记下来。”

   结合实际运用相匹配的方法

  虽然辛苦,但是努力没有白费。邱闯关于工期延误的分析结论最终被仲裁庭采纳,东道国业主对中国承包商的工期延误巨额索赔被仲裁庭驳回。

  谈及成功的经验,邱闯总结了两条:一是复合的知识结构。“在建设工程领域的专家证人的需求大致可能分为三类:质量、造价和工期。一般来说,质量专家证人通常强调专业领域技能,无需过多的法律知识,造价专家证人会需要一定的合同管理知识,而工期专家证人则需要很高的法律知识。这是因为工期专家往往需要将工期科学知识与法律知识结合后才能做出更好的判断结论。如果专家只具备单一的工期科学知识结构,其所作出的工期判断结论会极易从法律层面被推翻。”

  中国承包商一开始聘请的国际工期专家证人通过分析工程进度计划,对竣工的具体日期给出了判断结论。邱闯担任专家证人后,分析了该案多次变动的合同文件以及历次变动的工程进度计划,得出的结论是:该工程项目最初确实有明确的竣工日期,但由于合同进度计划的数次变动以及合同文件的屡次修改,导致本案双方当事人最终并没有约定明确的竣工日期。

  对此,东道国业主聘请的英国工期专家证人也予以认同,最终,该工程项目没有竣工日期成为国际仲裁庭作出裁决的重要依据之一。

  二是将发达国家国际工期分析方法与中国承包商工程管理水平恰当结合。邱闯说,中国目前关于工期延误分析并没有成熟体系化的分析方法。国际工程关于工期延误分析通常采用英美行业学会的工期延误分析方法,例如英国工程法协会出版的《工期延误与干扰索赔分析准则》,国际成本工程协会出版的《法务工期分析》等。

  “英美发达国家的这些工期延误分析方法通常建立在承包商拥有非常成熟的工程管理水平,能够拥有大量工程管理数据的基础上,而这些恰恰是中国承包商所欠缺的。”邱闯说。

  该案中,中国承包商一开始聘请的国际专家证人按照美国标准选择了工期延误分析方法,分析工作进展不顺利。邱闯则选择了与中国承包商实际工作相匹配的工期延误分析方法,得出中国承包商对于延误不承担责任的结论。

   工程出去高端咨询也要出去

  通过这次做专家证人的经历,结合此前从事相关工作的经验,邱闯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也多了一些体会。

  邱闯认为,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亟待提高。虽然中国承包商承建的“一带一路”许多工程项目的资金与中国有关,但争议解决规则通常使用的西方发达国家的规则,而这些规则与西方国家项目管理成熟度很高的现实所匹配。这就使得项目管理成熟度普遍较低的中国企业越到纠纷时越“吃亏”。

  比如,西方国家在工程项目整个过程的管理中,有记录、有数据,有非常详尽的资料。而中国企业大多都是定下来多久干完,但“每天在干什么却说不清楚”。

  由此,在西方国家关于工期延误的规则运用于中国企业时,中国企业就很难去适应。一旦发生纠纷,要么是完败,要么是根本不敢去应诉。

  邱闯同时呼吁“中国专家应该走向国际舞台了”。“我们不能只是干活的出去,高端咨询必须配套一起出去。”目前,在国际知名仲裁机构的仲裁庭上,从仲裁员、律师到专家证人基本上都来自欧美发达国家。邱闯认为,中国工程领域的专业人士,应该积极熟悉国际游戏规则,在“一带一路”项目国际争议解决过程中,打破西方发达国家在专家证人领域的垄断,发出中国专业人士的声音,更好地保障“一带一路”工程项目实施。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