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小梦想能汇聚成为大梦想”

鹰潭市“追梦之家”残疾人艺术团网上直播传递自强正能量 直播平台吸粉190万人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8年01月10日 09:53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网络直播是这两年的一个热词,在鹰潭市“追梦之家”残疾人艺术团,一群特殊的网络主播在这里追逐梦想。

  白天,他们要分若干个演出小分队外出巡演至傍晚;晚上,他们还得精神抖擞地在镜头前卖力直播。他们相信残疾人演艺并非乞讨,也是一种正能量的艺术,他们正尝试着用自己的努力实现梦想。

  如今,“追梦之家”残疾人艺术团在网络直播平台上拥有190万粉丝。艺术团团长阿平说:“我们有自己的小梦想,想用努力让生活过得好一点,相信这些小梦想总能汇聚一起成为大梦想。”

艺术团团员合影

  一群特殊的追梦人

  鹰潭市湖东路任家新村的一栋3层小楼,从外观上看和普通民房无异,楼顶上几个鲜亮的大字特别显眼——追梦之家。外人如果从字面上看,无法得知这是怎样的地方。本地人却知道,这是一个特殊艺术团的基地,一群特殊的人在这里追逐梦想。

  1月6日,深夜12点,楼顶霓虹灯闪烁,四周已夜深人静,民房内却很热闹。

  “欢迎xx进入直播间……”“下面再给大家送上一曲《好日子》……”原来,屋内这群人正在“赶时髦”玩网络直播。镜头前,每个人都在卖力地展现自己的才艺,有的在讲搞笑段子,有的一首接着一首送上歌曲,有的则用搞怪在逗乐观众,得到了网络直播平台上观众的点赞和打赏。

  和一些“高大上”的“网红主播”不一样,这群“主播”的“直播间”显得有些寒酸,4平方米的狭小房间,一张简易钢架床占据大半,床边破旧的床头柜是工作台,一部手机加麦克风和简易声卡就是所有装备。

  事实上,这群“主播”的特殊之处还不止于此,他们是一群身有缺陷的残疾人,他们不但在网络直播镜头前秀才艺,还时常以街头艺人的身份出现在全国各地,“追梦之家”也就是残疾人之家的意思。

  傍晚时他们常常在街头表演,夜深了又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基地熬夜开“直播”。“要有现场感,能和观众互动,表演时表情和嗓音要到位。”说话的是“追梦之家”残疾人艺术团团长阿平,五湖四海的残疾人就是被他吸引加入“追梦之家”艺术团的。

  点燃音乐梦想激发生活勇气

  阿平的真名叫龚长平,今年36岁,是贵溪市罗河镇翁源村人,2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导致腿部肌肉萎缩,只能依靠双拐行走。

  艺术团的由来和龚长平个人的经历有着很多的关系。他讨过饭、擦过皮鞋、卖过报纸、开过三轮车、经营过小卖部……尝遍了生活的艰辛。

  “背起我的行装,走在那老路上,为我的前途去流浪……”2005年,被生活所迫的阿平流落在深圳街头,远处传来的一首歌深深触动了他,那是一群残疾流浪歌手通过卖艺自食其力。

  阿平遂上前请求拜师学艺,那群流浪歌手热心地接纳了他,阿平的音乐梦想渐渐被点燃,面对生活的勇气也被激发。

  回想起当初的不易,阿平眼角不由自主地红了起来。

  2006年,一次街头偶遇励志演说家、残疾歌手陈州后,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陈州告诉阿平:“我们是正能量的传递者,我们给他人带去的是精神上的财富,人家给我们钱只是付了一笔酬劳。”

  “陈州会主持,歌也唱得很好,每次出去演出都打扮得干干净净,这颠覆了我以前理解的残疾人街头卖艺,要穿得破破烂烂博取别人同情的想法。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残疾人在街头演艺也是一种正能量的艺术。”阿平回忆说。

  2007年,阿平购置了一些音响设备,与之前认识的搭档肖灵灵组合外出巡演,追逐梦想。在巡演过程中,由于阿平人缘好,为人豪爽,他的团队慢慢聚拢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残疾人朋友。2013年,为了让大家有归属感,阿平成立了“追梦之家”残疾人艺术团。

  起初,“追梦之家”艺术团并没有固定的基地,2016年,受鹰潭市残联等有关部门的邀请,他们回乡参加一场演出。团员们的出色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高度评价。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关心和支持下,“追梦之家”才有了如今的基地,大家外出巡演累了可以回到“家里”修整,然后再出发……

  “这里真的像个家一样”

  1月7日中午12点,基地内一间不大的房间里,几位成员围坐在桌前吃着早饭兼午饭,6个大盆盛有南瓜、包菜、茄子等菜,虽然都是素菜,但大伙却吃得很开心。

  团队成员包括:袖珍人、侏儒症患者、盲人等,每天按时吃饭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奢望,因为每天傍晚的街头演出和夜间的网络直播早已将他们的生活规律打乱,于是他们的早餐和午餐经常“合二为一”。

  许美是艺术团副团长,来自内蒙古,在“追梦之家”凭借着嘹亮的歌声成为团内“台柱子”,曾经三个月只花了70块钱,挣的钱全打给远在蒙古的女儿。

  艺术团里年纪最小的是袖珍人小帅,今年才18岁,是被父亲送到“追梦之家”的。

  “因为小帅没有什么才艺,现在最重要的是培养他的自信,激励他融入团体。”阿平说,追梦之家的信念是帮助他人,快乐自己,“残疾人从小到大都是被别人照顾,来到团队后,他们有了帮助别人的机会,心里会有健全人体会不到的愉悦感。”

  “这里真的感觉像个家一样,哥哥姐姐对我都很好。”小帅如此评价“家人”。

  来自山城重庆的杨海宁今年35岁,他因一次机械事故失去左臂,于是给自己取了个外号叫“杨过”。2014年在街头看到唱歌的阿平,作为观众的他求着团长收留。为了磨练自己的唱功,他每天在楼顶练习唱歌。

  36岁患有侏儒症的“小王”、31岁严重营养不良才六十多斤的小不点……团里的许多人在来“追梦之家”前并没什么才艺,为了让演出获得认可,他们必须苦练本领,这也是一件让他们感到快乐的事情,因为这样的努力在他们看来是追梦的过程。

  借助网络直播吸粉190万

  许美跟随“追梦之家”四处奔波多年,两三年才能回一趟家,她唯一放不下的是远在内蒙古的女儿,对女儿的思念只能深深藏在心中,如今这种境况因互联网所改变。

  外出演出时,队员可以利用网络进行“现场直播”,遇到天气不好时也可以在基地上网表演;闲暇时队员们还可以和亲人视频聊天。

  事实上,最早把网络直播带入“追梦之家”的是一对“袖珍”夫妻。2015年,他们通过发送短视频功能将平时的表演上传,当时他们粉丝数千,至今成功吸引几十万粉丝,几乎每天都能收到一笔不小的礼物钱。

  这一切阿平看在眼里想在心里,他思考着如何将直播这一新鲜事物运用起来,“什么时候队员们也能上网直播,支个架子,在线的网友既能看到演出,又能刷礼物献爱心。”

  于是,阿平开始试水网络直播平台,几天几夜没睡,努力钻研如何增加粉丝,找平台上的红人互动,关注他们怎么吸粉。

  从最先在街头搭个架子直接放着拍摄表演,到后来有专人负责线上互动,艺术团的粉丝从最初的七八十逐渐上升到数千,直播时每次有两千人在线,有一天竟收到了价值一千元的礼物打赏。

  2016年年底,艺术团的粉丝达到9万多,每次在线观看人数四千多人,收入多的时候七八千元,少的时候也有三四千元。

  到现在,“追梦之家”的直播账户粉丝达190万,人数最多时在线人数达10万+。

  每一分辛苦里,都有梦想的芬芳。网络直播的高峰期在夜里,大多数队员需要熬夜直播,大多数成员称:“既能娱乐又能赚钱,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相信小梦想能汇聚成为大梦想”

  从线下到线上同步,“追梦之家”的一路走来也伴随着不同的声音。鹰潭市残联理事长黄建国说,一部分人戴着有色眼镜看待这个群体,但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大多数人的认可。

  “我们摆摊的时候,经常有人说,哎呀,这帮乞丐又来了。”说起街头演艺的心酸,“追梦之家”的不少成员都有一肚子的苦水。

  阿平记得,2007年他在贵溪唱歌时,有个小伙子径直走过来,一脚就把话筒架踢飞了,还给了他一拳就跑了,大伙想追上去理论,身体上的残疾却让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

  “别人拿个吉他唱歌是街头艺人,我们拿个吉他唱歌就是乞讨?”阿平的这句话,说出了队员们在街头演出时的辛酸。同样这种辛酸也会出现在网络上,网上也常会有一部分人给他们扣上“网络乞丐”的帽子。

  “同一首歌,给健全人刷礼物,别人感觉是欣赏你。但是反过来,同一首歌,我们甚至唱得更好,别人会觉得刷礼物是在同情、可怜你,甚至有人会说这群人又来骗礼物啦,没有手还来搞直播……”如此的质疑声,伴随着粉丝的增长而变多。

  面对质疑,队员们有时会在网络平台上解释,更多时候选择沉默。一名队员无奈地说,“你理解,我们得活!你不理解,我们还得活!”

  阿平说,“我们不是乞丐,都有自己的小梦想,想用努力让生活过得好一点,相信这些小梦想总能汇聚一起成为大梦想。”

  阿平口中的大梦想是,希望将团队企业化,打造“追梦之家”文化,例如线下有自己的生产工厂,产品通过网络售卖,可以给更多残疾人和其他需要帮助的人提供岗位和帮助。

       文/图 实习生 曹鑫 记者 康春华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