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唱戏传家风

来源:江西法制网       签发日期:2017年12月12日 16:42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作者张海洋

  “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豫剧《朝阳沟》里的这几句唱词今天被父亲唱的格外欢快流畅,我顺利的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被录用为县里的一名国家干部,父亲能不高兴吗?几代清贫的农门跳出了吃公家饭的,父亲欣喜的心情可想而知,而最能表达父亲心情的方式就是唱上两嗓子乡村戏。

  父亲没有上过几年学,不爱看书报,也不爱看电视剧,那些在田间地头上演的乡村大戏就是他最陶醉最丰富的精神世界。在这些广为流传长唱不衰的戏剧的浸润下,父亲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就是在教育我们子女时,也是以唱戏说戏的独特形式来进行的。

  记得小时候,父亲给我们讲的最多的就是《墙头记》,一个木匠年老之后,两个儿子都不愿意奉养,竟做出把老爹推上墙头的荒唐闹剧。父亲虽然没有说教,但年幼的我们却在这些辛酸的故事中懂得了孝道的内涵。

  等到我们上学时,父亲给我们唱说的戏曲就更多了。《岳母刺字》、《穆桂英挂帅》,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忠心爱国;《将相和》、《孝贤闵子骞》,引领我们知晓了宽容的力量;《秦香莲》、《玉堂春》,让我们懂得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以至于后来,只要父亲一讲戏,我就知道自己有需要注意或者有所欠缺的地方了,父亲就是在用这种独特的方式教育引导着我们。

  成为了县里干部后,慢慢地我接触的人和事就多了起来,应酬不可避免,有时常常不能回家吃饭,可是父亲还是经常在吃饭前打来电话,询问我在哪里和什么人在一起,有时我被问得不耐烦也会敷衍两句匆忙挂了电话。

  那天,我和同事下乡去考察一个干部,因为之前工作上有过接触,彼此比较熟悉,所以就被盛情挽留下来吃了一顿饭,临走又把果园里刚摘下的黄澄澄的大鸭梨,给我们车上装了两袋。想到父亲最爱吃梨,回去时我们就开着单位的车顺道把梨送回了父亲家。

  车开到老家,父亲正在街头和街坊聊天,我停下车拿出一盒好烟散给闲聊的乡亲。乡亲们看我开着小轿车,散着好烟,一副大干部的样子,都在父亲那里交口称赞着。父亲没有接我的烟,摆摆手淡淡的说了句,“回家吧……”执拗的父亲知道了梨的来源后,坚决不让我把梨留下。看着父亲的一脸的严肃,我没敢勉强。

  一天,爱人打来电话,让我周末回家,说父亲要过生日。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些诧异,一向节俭的父亲怎么想起过生日来了?

  那个周末,母亲和爱人做了一桌子的菜,父亲还特地和我喝了几杯酒。酒过三巡,父亲来了兴致,对我说道:“好久没听我唱戏了吧,来一段?”说着父亲站在桌旁,咿咿呀呀的唱起来了,“锣鼓喧天齐把道喊,青纱轿里坐着我七品官,想当年在原郡我把书念,凉桌子热板凳铁砚磨穿……”原来是《七品芝麻官》的选段。好久没有听到父亲唱戏讲戏了,今天唱的这场戏,莫非是父亲想告诉我什么……,我一时脸红心跳的思考着。

  果然,父亲开口了,“孩儿,你知道《七品芝麻官》里最为人称道的戏词是哪句吗?‘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十年寒窗苦读为的是啥?不是为了升官发财,作威作福。只有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做些事,才能对得起……”听着父亲句句如刀的话语,我的脸上热辣辣的。

  我端起面前的酒杯,向父亲表态:“爸,今天孩儿听懂了您唱的这段戏,您放心,我今后一定好好工作,踏实做人,做一个有担当有良心的好干部!”

  父亲听了我的话,喝下一杯酒,又唱了起来:“同志们呐,莫忘了咱入党有誓言;莫忘了共产党靠啥掌江山,个人牺牲何足俱,群众的利益大如天……”(作者 张海洋)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