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10多万公里穿坏150多双鞋

安远护林员龚隆寿守护东江源头山林37年 入选9月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7年10月13日 10:14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龚隆寿在巡山

  10月11日清晨6时,刚吃过早饭,在安远县三百山东江源头,一位消瘦的中年大叔身穿迷彩服、脚蹬解放鞋、腰别开山刀,开始了一天巡山护林的工作。他自带干粮当午饭,渴了就喝山溪水,一天能走30多里。

  他叫龚隆寿,今年59岁,是三百山的一名普通护林员,负责守护三百山东江源头3万余亩山林,37年来走了10多万公里,走坏了150多双鞋。他像爱护孩子一样看护着山上的一草一木,跟青山绿树结下了深厚感情,当地干部群众都亲切地喊他“老龚叔”。

  9月29日,在山西省太原市举办的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中,中央文明办发布的9月“中国好人榜”,龚隆寿入选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

  因一场大火与护林结缘

  10月11日6时许,天微微亮。天气已经转凉,穿梭在山林里感受着凉风阵阵,远处时不时传来鸟兽的叫声。

  三百山位于安远县东南部边境,是该县东南边境诸山峰的合称。东邻寻乌县,地跨欣山、风山、镇岗、三百山四乡镇。地处赣、粤、闽三省交界处,属武夷山脉东段北坡余脉交错地带,是长江水系之贡江与珠江水系之东江的分水岭。

  此时,一位中年大叔脚步匆匆,一阵阵广播声回荡在山间:“天气干燥,请大家注意护林防护,不要乱烧田埂、秸秆、果园条带,谁烧山谁负责……”

  原来,这位大叔正在巡山,他的名字叫龚隆寿,家住安远县三百山镇虎岗村。单调的护林生涯,龚隆寿度过了37年,他像爱护孩子一样看护山上的一草一木,并和山上的青山绿树结下了深厚感情。

  1979年5月,龚隆寿退伍返乡,当地村干部看他身体素质好,就动员他当护林员。龚隆寿满口答应下来,父母却想让他趁年轻学门手艺。1980年,通过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龚隆寿最终说服了父母。

  龚隆寿告诉记者,他下决心当护林员和1978年他在辽宁省丹东市当兵时经历的事情有很大的关系。当年,一位农民不小心点燃了当地人的经济来源——芦苇荡。为了救火,龚隆寿和战友们几天几夜没休息,但熊熊燃烧的大火最终还是烧毁了几百亩山林。

  “场面触目惊心,看着烧成一片灰烬的山林,我和战友们都感到很遗憾,大伙都是含着眼泪撤离现场的。”龚隆寿说,那次大火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心中默默的下定决心,决不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在身边。

  “有了家人的支持,护林动力更足”

  一套迷彩服、一双解放鞋、一只电喇叭,这便是龚隆寿巡山护林的全部行头。

  采访当天,等到龚隆寿巡山到三百山脚下另一侧时,已经快到中午12点钟,站在东江源头重要水源保护区,他指着山上一片茁壮挺拔的林子说,“那是我上半年栽下的,已经全部成活了”。

  记者注意到,说到山间的林木,龚隆寿原本疲惫的脸上顿时多了许多轻松的笑意。

  龚隆寿告诉新法制报记者,他早已习惯了巡山的时间安排。每天早上6点多,带上干粮向深山进发。中午饿了就吃自带的干粮,渴了就捧一把山溪水喝。晴天的时候,每到晚上8点半他还要巡山一次。

  说起第一次巡山的经历,龚隆寿至今仍然记忆犹新。“第一次巡山的时候,山路显得特别漫长。一天几十里山路走下来,双脚都磨出了水泡,但为了做好护林工作,还得忍痛继续巡山。”龚隆寿告诉新法制报记者。

  刚开始,龚隆寿根本不敢让家人看到自己的脚,总是偷偷拿针一个个挑破水泡,后来忍痛走路变得一瘸一拐,在父亲发现后被追问才说出实情。

  当时父亲看着很心疼,就凑钱给他买了一辆自行车用来代步巡山,但龚隆寿舍不得骑。龚隆寿说:“山路不好时就推着走,怕把车骑坏了。”

  每当遇到地面潮湿的时候,龚隆寿也不能骑自行车巡山,只能将车锁到山脚下,然后全程步行巡山。

  自从有了家人的支持,龚隆寿巡山护林的动力更足了。

  “起码家里人是支持我的,这样我就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更有价值。”龚隆寿说,最艰苦的时候都是靠这股动力来勉励自己的,当时一起巡山的还有另外七名护林员,和同事们一起同甘共苦护林,所有的辛苦都被快乐冲跑了。

  走了10多万公里,穿坏150多双鞋

  “护林最艰难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龚隆寿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后,周围村子的山头遭到破坏,乡亲们生活燃料、建房造屋、家具材料等亟须木材,就把目标盯上了山上的林木。

  有的农户在夜深人静后单独偷砍,有的甚至三五成群抢伐。龚隆寿常常要和其他护林员一起与盗伐者进行“游击战”、“拉锯战”,被砍伐者辱骂拳脚威胁是家常便饭。在一次巡山赶跑盗伐者时,龚隆寿被一根从林荫深处飞来的竹竿砸伤脚背,鲜血淋漓,卧床休息了20多天才能走动。等伤好了,龚隆寿又义无反顾继续自己的护林职责。

  三百山属火山地貌,中山逶迤、重峦叠嶂、危崖奇石、峰奇石异,长年累月在此护林十分辛苦。从1993年开始,龚隆寿的这份辛苦又多了许多孤独。由于收入不高等多种原因,林区的护林员调走的调走、退休的退休、离岗的离岗,最终只留下龚隆寿一个人。

  此时,龚隆寿的孩子日渐长大,家中的生活压力也变得特别大。龚隆寿心中也动过离开的念头,在无奈和不舍之间,龚隆寿最终还是选择了留下。他告诉记者说:“当时内心也很犹豫,但是一想到我走了之后,三百山东江源头上的树就没人管了,心里就会有很多不舍。”

  和大多数山区一样,山里毒蛇、蚊虫多,通信手段落后,在山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靠自己,处处都得小心翼翼。即使到了现在,龚隆寿的摩托车还是只能停在山头入口处,然后拿着柴刀开路深入山林,查看情况。

  “一年至少300天都要上山,至今摩托车已经骑坏了3辆。”龚隆寿坦言,这样的巡山护林路,自己走了10多万公里,走坏了150多双鞋。

  “护林的心理压力很大,毕竟是守着3万余亩林子。”龚隆寿告诉记者,除了体力上的辛苦,守林的日子免不了担惊受怕,又怕火又怕盗,因此只能勤巡山来防患于未然。

  只要走得动就继续坚守

  聊起这几年护林工作的变化,龚隆寿脸上洋溢着喜悦,“时代变了,人也变了,家家户户都烧煤气,建房子也不用木头了,加上党和政府的政策引导,老百姓不再到山上砍木头了,护林工作也轻松了。”如今,龚隆寿把工作重点放到了植树、防火和帮助村民上。

  为了做好防火宣传工作,龚隆寿自费购买了电喇叭,录上音,挂在肩膀上,巡山巡到哪里,喇叭声就响到哪里。“刚开始都不好意思,现在每天出去不带还真不习惯。”龚隆寿笑着说。

  每逢下雨天,龚隆寿都要去周边村民家中发放森林防火宣传资料,或者去镇上的学校给孩子们宣讲护林防火知识。当地嘴下小学校长龚德金说起龚隆寿竖起大拇指:“他基本上每个月都会来学校给学生们宣传森林防火,效果非常好。”

  记者采访过程中,村民们对于龚隆寿的最多评价便是好脾气、热心。虎岗村村民龚享洪告诉记者,附近村里的困难群众需要帮助时,一般都会找“老龚叔”,因为他是有求必应的热心人。

  龚隆寿总是能够赢得好人缘,他和周边的村民们处的就像一家人,村民们也更愿意支持他的工作,因此他的宣传效果也是事半功倍,村民们的护林防火的意识普遍提高,都愿意为护林工作尽一份力。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三百山的公益林区偷盗木材的现象少有发生,至今没有发生过任何火灾。

  前些年,龚隆寿在东莞经商的二儿子想要把他接去享福,但是龚隆寿不愿走。他觉得,在林区生活久了,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了感情,特别是当看到许多外地游客来到三百山游玩,都夸这里的森林保护得好,生态环境美化时,他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再有一年时间,龚隆寿就要退休了,他说:“别看我年纪大了,但是我身体还行,再干20年没问题!”他还补充到:“退休了,我哪也不去,只要我身体能走动,我就要在三百山东江源头继续当护林员。”

  据了解,五十余年来,东江源头区域水质始终保持在国家标准Ⅱ类以上,环境空气质量达到国家《环境空气质量标准》(GB3095—1996)二级标准,这背后就有像龚隆寿这样的护林员们的功劳,他们为一水情牵的香港同胞的饮水默默奉献着。

  9月29日,在山西省太原市举办的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中,中央文明办发布的9月“中国好人榜”,龚隆寿入选敬业奉献类“中国好人”。

       ◎文/图 谢良峰 实习生 曹鑫 记者 康春华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