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国煌:良心二字深印在心

安义县法院石鼻法庭庭长28年为群众排忧解难 被誉“家事纠纷的调和者”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7年09月18日 09:45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至今,涂国煌在基层法院人民法庭工作了28年。

  他依然记得参加法院工作前一天,老父亲对他有一句叮嘱:在法院工作,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么多年走来,“良心”二字始终烙印在这位基层法官的心头。

  确实,28年来他初衷不改,如一日般穿梭在田间地头,足迹踏遍石鼻镇100多个自然村,对于每条乡间小道烂熟于心,对每个自然村的状况、发生过的纠纷都能娓娓道来。

  他凭着良心,用自己的智慧帮助群众排忧解难,化解纠纷。在当地百姓心里,他就代表公正。他以成千上万平凡的事迹,演绎出一个不平凡的基层法官形象。

  涂国煌

  ●1965年4月出生,安义县法院石鼻法庭庭长。

  ●获“全省指导人民调解工作先进”等各项荣誉称号20余次

   ●和如春风

  他是百姓最信任的“老涂”

  一日早晨,不到8点,涂国煌在石鼻法庭门口被拦住了。

  “老涂,我要打官司,你必须给我主持公道。”涂国被辖区百姓称为“老涂”很多年了。

  什么事呢?老涂和如春风,细细问询。

  原来,潘大伯的侄子小潘四年前做生意问他借了2万元,现在潘大伯急需用钱,小潘却没钱还了,还说“借钱早就过了2年,不用还了”。

  涂国煌接过借条,看了看日期,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借款真的过了诉讼时效!

  涂国煌决定启动诉前调解模式。

  十几分钟的车程,转眼就到了潘家村,小潘正在油菜地旁抓泥鳅。“我咨询过律师,借款超过2年,可以不还。”小潘表明态度。

  “小潘,过来,过来,咱说说话。”涂国煌端来小板凳,并向小潘递了根烟。

  “这个钱,说破天都要还的!”涂国煌斩钉截铁地说。

  “我问你,潘大伯是你什么人?他是你父亲的亲哥哥,你父亲都得尊重他,更何况你呢?”涂国煌掰着手指慢条斯理地分析。

  “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做人不能昧着良心”,围观的村民议论纷纷。

  小潘自知理亏,闷头抽烟,没有吭声。

  涂国煌趁热打铁:“你大伯为何借钱给你,还不是因为他看重你这个侄子。你对得住大伯当初的好心吗?你就不怕家族里的人看不起你,将来你在村里如何做人?”

  “生意亏了,手头紧张,想着能不还就不还。”小潘终于坦言内心真实想法,“不过其实也不好受,总觉得心里压着事。”

  一来一往,一个上午谈下来,小潘终于想通了。

  潘大伯接过钱后,露出了笑容。

  像这样的“闲事”,涂国煌经常管,日积月累,他成了辖区百姓遇事最信任的“老涂”了。

   ●疾恶如仇

  他对不义之举“步步紧逼”

  2016年8月,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地走进了法庭。

  “法官呐,我没地方可去,孩子们都不管我了。”刚到涂国煌办公室门口,老奶奶像在控诉,又像喃喃自语。

  正伏案写判决书的涂国煌赶忙起身,把老奶奶迎进门。

  老奶奶姓江,82岁高龄,生了4个儿子。儿子们早年就外出做铝合金生意,都挣了大钱,现均已当爷爷了。2010年老伴去世后,江奶奶便一个人生活。如今难以自理生活起居,可4个儿子都不愿意“收留”她。

  “您老先别着急,这事法庭管定了!”

  在村委会干部的协助下,涂国煌成功将江奶奶的4个儿子叫回村里。涂国煌在村里公开开庭审理案件,当地村民把法庭围得水泄不通。庭上,4个儿子均有“理由”,工作忙、带孙子等等,就是没时间和精力照顾老母亲。

  “你们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你们没有儿女?你们不怕遭报应?”涂国煌脖子间的青筋顿时变粗,两眼喷火,逼视着4个儿子,连续追问了三个问题,让他们哑口无言。

  “你们不要以为挣钱了,在老家就有面子了。生育4个儿子,老了却没人养,说出去都让村里人笑话。”涂国煌“步步紧逼”,赢得村民的一片喝彩声,也击碎了江奶奶4个儿子最后的心理防线。

  接着,根据江奶奶的意愿,涂国煌提出了两个调解意见,要么轮流照顾,每个儿子一个季度,要么共同出钱送养老院。最后四个儿子均同意轮流照顾。

  2016年10月底的一天,江奶奶再次来到法庭,气色明显比上次好了很多。她手里拎着个帆布袋子,里面装了十几个土鸡蛋。

  “法官,你真积德,要不是你,我这个糟老婆子什么时候一个人去了也没人知道。”江奶奶一边说着一边将帆布袋子塞到涂国煌手里。

  “使不得、使不得,老人家唉。”涂国煌一边扶老奶奶坐下,一边接过帆布袋子放在江奶奶身旁。江奶奶无论如何也不肯收回土鸡蛋。涂国煌使尽法子,也拗不过江奶奶。

  “老人家,您的鸡蛋我收下了,这菊花也是我的心意,您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好好保重身体。”送江奶奶到大门口,涂国煌一边嘱托一边将一盒上好的菊花茶塞到江奶奶背的布袋里。那菊花茶是女儿送的父亲节礼物,一直没舍得喝。

  多年的实践及摸索,涂国煌找到了处理家事纠纷的门道。1989年9月至今,涂国煌办理离婚、赡养、抚养权等家事纠纷案件近1000件,调解率达76%,被同事称为“家事纠纷的调和者”。

   ●忠孝节义

  他在父亲病床前办案两个月

  父亲虽去世,但“良心”二字,却因父亲叮嘱,深深印在了涂国煌的心里。

  涂国煌出生于一位农民家庭,兄弟姐妹六人,他排行老大。

  1983年师范毕业后,他成为安义县鼎湖中学的一名语文老师。1989年9月,涂国煌选调至安义县人民法院,被分派在法庭工作。

  当年,父亲对于涂国煌进入法院工作非常自豪,但也担心,“在法院工作,你要记住你是农民的儿子,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进法院工作的前一天,父亲反复叮嘱。

  涂国煌父亲生前一直生活在农村,老了也不愿意到城里居住。周末,涂国煌最大的乐趣就是回乡下看望父母,为父母做可口的饭菜,陪父母聊家常。

  2016年10月13日,年近80岁的老父亲病危住院,照顾父亲的责任落到了涂国煌兄弟姐妹六人身上。涂国煌主动承担了晚上照顾父亲的责任。

  10月,是年底结案的关键时期。

  父亲住院2个多月期间,涂国煌每天下班便提着重重的公文包往医院赶,喂完饭,陪父亲聊天,等父亲睡着,已是晚上10点之后。涂国煌从公文包拿出厚厚的案卷,坐在病床边的小桌旁,借着台灯微弱的灯光,开始手写判决、审批判决。

  第二天上班,涂国煌便将手写稿拿给书记员制作电子版。

  涂国煌如深爱法槌一样深爱厨艺,“啥时候可以吃上我们家大厨做的饭?”涂国煌时常回忆老父亲生前的感叹。父亲去世后,平常乐观豁达的他,疲惫地出现在同事面前,瘦了一大圈,很长时间才缓过劲来。他内心充满愧疚,“对于家人,我很愧疚,特别是对已去世的父亲,总觉得生前陪伴他的时间太少。”

  随后召开的2016年全院总结大会上,涂国煌及石鼻法庭结案数双双获全院第一,受到表彰。同事、家人甚至很多熟悉他的当事人都知道,以上成绩的取得,对于那个时期的他多么不易。

   ●遵时守约

  他却迟到或缺席自家年夜饭

  江南的冬天格外湿冷,每个冬天却是涂国煌每年最忙的时期。外出人员归家,正是集中执行的好时机。

  28年间,每个大年三十,涂国煌都走在乡村小道,有时他出现在被执行人年夜饭现场,有时给正吃年夜饭的执行申请人送去执行款,但他却常常迟到甚至缺席自家的年夜饭。

  2011年农历春节前几天,涂国煌接到一个邓姓执行申请人女儿的电话:“我父亲现在重病,弥留之际反复念叨他有几千块钱的赔偿款没有执行到位……”这个执行案件一直是涂国煌心里的一个梗。

  多年前,70多岁的邓大爷将自己辛苦积攒下的几千元钱借给朋友熊某做生意,熊某久拖不还。邓大爷起诉到法庭并胜诉。该案判决后,熊某一家人却举家外出打工,玩起了“躲猫猫”。

  涂国煌虽之前穷尽了执行手段,但如果邓大爷因为这几千块钱执行不到位,留下遗憾,作为法官会无比愧疚,良心不安。他答应当事人,大年三十晚上之前一定将该案执行到位。

  自此,涂国煌开始走村串巷、明察暗访,和法庭干警终于在大年三十的下午找到了熊某。熊某面对法官的到来说:“法官算什么,信不信我让你们有命进村没命出村?”

  涂国煌与熊某对视良久,一字一顿地说:“你胡来试一试,信不信让你去看守所过年。”熊某听到后突然软了下来。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说法析理,熊某最终履行了义务。

  邓大爷居住在偏远的茅屋村,其中有三四公里的泥泞山路,通不了车。

  到达邓大爷家里,已经伸手不见五指。柔和的灯光下,邓大爷瘦得皮包骨,脸色惨白,被家人扶在桌旁,陪着吃年夜饭。

  涂国煌永远也忘不了邓大爷接过赔偿款的情景:瘦骨嶙峋的双手颤抖着,眼睛突然有了神采,嘴巴不停蠕动,很久才发出轻微的言语,“在这吃饭,在这吃饭,我安心了。”

  涂国煌心里感慨万千,大手一挥,“走,回家陪家人吃年夜饭喽!”

  涂国煌如今还记得,事了了他才感觉到路上鞭炮声此起彼伏,绚丽的烟花将整个天空照亮,到处洋溢着过年的喜庆。

       文/图 邹芒英 王小文 记者 程爱娣



热点专题 ∨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