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条

追小偷致其摔死需担刑责?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6年11月16日 09:20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近日,福建一起男子追小偷致其倒地身亡被移送审查起诉案件,让小偷该不该追、如何追小偷成为热点话题。

  今年3月19日凌晨4时许,蓝某在福建漳浦县的家中睡觉,忽然感觉有人偷窃其养殖的家禽,他出门发现陈某手上抓有鸭子,后喊“抓贼”并追赶陈某。蓝某追了一段距离后,伸手从后面扯住陈某的左手衣袖,陈某左手用力后甩挣脱蓝某,因雨天路滑,两人同时摔倒在地。陈某摔倒时颅脑损伤,经抢救无效死亡。现场勘查发现,蓝某家附近有陈某遗弃的一辆自行车、一个黄色蛇皮袋(内装4只鸡)。

  11月14日,漳浦县人民检察院回应舆论称,3月21日,漳浦县公安局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对蓝某立案侦查,次日决定对其刑事拘留,并于3月29日以蓝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提请批准逮捕。4月5日,漳浦县人民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10月27日,侦查机关以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将蓝某(现取保候审中)移送县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案件正在审查起诉中。

  公开资料显示,以前曾多次出现过因追小偷被追究刑责的案例——“洛阳男子见义勇为追小偷致其死亡,获刑3年”、“中山男子追打小偷致其5个月后死亡,被判12年”……这些案件,屡屡引起舆论关注。

  对于追小偷致死应否担责,这一行为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以及民意与司法冲突应如何化解等问题,本报特邀法律界人士共同探讨。

  ◎主持人郭俊

  ◎嘉宾

  颜三忠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彭丁带南昌大学法学院教授、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吴平芳新余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刘东强江西东鸿律师事务所律师

  追小偷致其摔死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在常人看来,蓝某追赶小偷是理所当然的,而要抓住小偷必然会有拉扯,即便小偷摔死,也应是小偷咎由自取。现在蓝某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正处于审查起诉阶段,大家对此怎么看?

  吴平芳:过失致人死亡的构成要件之一,是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且轻信能够避免死亡结果的发生。在蓝某没有使用任何木棍等工具,仅在肢体接触的情况下,其不可能预见到摔倒会发生自己或者小偷死亡的结果。如果法律要求蓝某必须预见到死亡的结果,那么就是加重了蓝某的注意义务,这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认识水平。因此我认为蓝某的行为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而是属于民法上的意外事件。

  刘东强:追小偷时的客观地理条件和使用的工具、方法,应作为是否担责的重要考量因素。本案中小偷死亡纯属意外,蓝某从后面抓扯陈某的行为没有任何不当。导致陈某摔倒的主要原因,是其在挣脱被抓时用力过猛,失去平衡所致。而这一结果,不是蓝某应当预见或可以预见的。对蓝某追究刑事责任,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方面都不能成立。

  颜三忠:蓝某的行为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抓小偷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是合法行为。刑法上的因果关系是危害行为与危害结果的因果关系,只有危害行为才会产生法律责任。而合法行为与死亡结果并没有因果关系,故追小偷不会产生法律责任。小偷死亡属于自我答责行为,自己对死亡结果负责;其次,蓝某主观上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过错,既没有伤害故意,也没有致人死亡的过失。蓝某情急之下追赶小偷,均属于正常合理的行为。

  彭丁带:本案中,当蓝某发现小偷进家而追逃时,完全出于人的本能。蓝某在与小偷拉扯过程中没有采用暴力手段,小偷的死亡应当超出了蓝某的生活常识,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意外事件。雨天不一定会滑倒,滑倒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死亡,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为此,蓝某的行为不构成过失致人死亡。

  正当防卫的界限在哪里?

  雨天追赶小偷并抓扯的行为,算不算是正当防卫,其合理界限在哪里?

  吴平芳:正当防卫是刑法上的权利救济,是当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时,在暂时得不到公力救济的情况下,所采取的一种以私力救济来保护自己不受侵害的行为。我认为,蓝某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当蓝某追赶小偷时,若小偷仅仅是为了摆脱追赶而与蓝某发生肢体冲突,那么蓝某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仍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但是,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此外,若小偷对蓝某采取了暴力手段,则盗窃行为就转化为抢劫行为。对于抢劫行为,即使造成抢劫者伤亡,行为人也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颜三忠:在发现小偷盗窃自家财物后,蓝某追捕小偷的行为,实乃一种正当防卫。而且,追小偷致其倒地身亡,同样也不构成“防卫过当”。首先,在追捕过程中,蓝某抓扯陈某的行为,完全够不上“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其次,陈某为挣脱抓捕而“用力后甩致倒地身亡”,虽然客观上确实造成了“重大损害”,但在雨天路滑的环境下,这显然并非出于蓝某的故意或过失,只能算是一种不可预见性质的意外事件,依据刑法规定蓝某不负刑事责任。

  刘东强:见义勇为、制止不法行为是一种美德,应大力弘扬。对于追赶小偷的行为,司法部门不应当苛求见义勇为、制止不法行为的行为人,只要其行为不是明显不合理,不是明显的过错,就不应当让其承担任何责任。

  抓小偷应遵循哪些规则?

  有专家提醒,在复杂环境中,如果觉得有可能伤及小偷,应该放弃追赶。若要“追”小偷应遵循哪些规则?

  颜三忠:首先是合法原则。正确行使法律赋予的正当防卫、自救等合法行为。发现小偷可以实施呼救、追赶、抓获、扭送司法机关等合法行为,但不能实施暴力伤害等行为;其次是适度原则。实施追赶或抓获小偷要以制伏为必要限度,对于小偷已经放弃逃跑、反抗或已经被制伏情况下,不能继续实施侵害行为;第三是谨慎原则。要充分注意保护自己及小偷的人身安全,当发现环境特别危险的区域,应当采取手段尽量避免意外发生。

  吴平芳:当受到不法侵害时,首先要寻求公力救济,在公力救济尚未得到有效实施的情况下,可以开展私力救济行为。但私力救济的界限一是在于制止不法侵害即可,不能超出不法侵害的范围,也就是说二者的受害权益相当;此外,还应在于把握生命权高于财产权原则。

  彭丁带:遇到小偷可以制止,但不提倡受害人去追逐并搏斗,因为不好把握其中法律界限。受害人与小偷的追逐与搏斗过程,小偷极可能要使用暴力方式与手段,把握一旦不当,受害人就有可能变成被告人,这样的案例屡见不鲜。此外,这样做还可以避免受到小偷同伙的报复。发现小偷的踪迹时,建议用手机取证后交由公安机关处理。若非要追小偷,则要做到适时止步,及时报警。

  民意与司法冲突如何化解?

  很多案件的判决,引起了舆论的反弹,本案中,舆论对追小偷的人面临刑罚觉得不可理解,难道以后就目送小偷大摇大摆逃离?

  颜三忠:民意与司法确实可能存在冲突,这主要源于大众理性与专业理性的区别,这源于两者掌握的案情材料的差异,以及两者思维方式的不同。法治社会,应当尽可能消除两者的冲突,实现司法与民意的良性互动。第一,司法应当关注民意,防止司法脱离民众,成为少数法律精英的自我操作,避免司法专断;第二,司法应当公开透明,对于不涉及国家秘密、当事人隐私的案情,应尽可能及时回应社会公众的关切,消除误解;第三,司法应当保持独立性,不能被民意主导甚至误导。民意可以监督司法,但不能不当影响和干预司法,不能实行舆论审判。

  吴平芳:在打击犯罪和保护合法权益的民意、法意上,二者其实并不冲突。重点是采取什么方式“将犯罪行为人扭送司法机关”?法律对此并没有相关解释。但我们可以知道,犯罪分子是不可能束手就擒的,“追赶”和“拉扯”其实是最常见的方式、手段。我国刑法也设置了“紧急避险”、“正当防卫”等制度,只要是合理限度内的私力救济行为,对其所导致的损害结果都免于追究刑事责任。

  彭丁带:生命权至高无上,保护财产也要讲究方式方法,不能危及他人生命安全。如果权益遭到微侵犯,大家都采取极端暴力手段去解决,产生的后果将更加恐怖。所以,私力救济只有遵守一定的限度时才能既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又不会因严重侵犯他人的财产、生命权而受到法律的制裁。法律应追求公平正义,不能一味只听从民意,所以法律不仅保护“小偷”的人身安全,也赋予公民在遭受侵害时合理范围内的私力救济的权利。

  首席记者 郭俊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博二级 微信二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