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条

“一刀切”是否剥夺部分家长选择权?

《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草案)》三审 禁设营利性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引争议

来源:新法制报       签发日期:2016年11月03日 10:06
编辑:周小雅       新闻热线:0791-86847195


  圆桌议题

  10月底,《民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三审,其中一个重大的改变引发了大众关注:禁止设立营利性义务教育民办学校;删除二审稿当中民办学校退出后,合理补偿和过渡期的规定。

  对此,反对者认为,在当下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尴尬下,引进社会资本作为补充本是良策,如今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并不妥当,而不给予合理补偿和过渡期更是难以理解。而且一律禁止的做法,还剥夺了部分家长对学校的自由选择权。

  但是,对草案的支持声也多有凸显。有教育学者认为,当下越来越多的营利性义务教育民办学校成了“贵族”学校,加重了家长的负担。而大量社会资本的注入、更好的待遇条件,也使得一部分优质老师从公立学校转入“贵族”学校,导致公立教育的优质资源大量流失。此外,《义务教育法》也明确规定,义务教育是免费的,营利性义务教育民办学校显然与此有冲突。

  那么,义务教育阶段禁设营利性民办学校是否妥当?此举是否剥夺了部分家长的选择权?本报特邀法律界有关专家探讨这些话题。

  主持人

  郭俊

  嘉宾

  李春华广东(深圳)穗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颜三忠江西师范大学法律硕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吴平芳新余学院法学院副教授

  朱巍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生导师

  一刀切式的禁止是否妥当?

  新法制报:在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情况下,引进社会资本作为补充本无可厚非,如今一刀切式的禁止是否妥当?也有观点认为,禁止设立营利性民办学校有利于强化义务教育的公平性,对此大家怎么看?

  朱巍:草案对于义务教育的非营利性规定确实有强化教育公平的效果,不过,市场化的教育体系已经建立多时,现阶段一刀切会伤害到已经投入大量成本的民办校方利益,从长远上看对教育资源发展和义务教育受众不利。

  颜三忠:义务教育不应该成为一个暴利产业,但一方面办好公办教育,另一方面允许适度基础上的营利性学校存在,对于社会教育的长远发展而言却是好事。这样做既填补了公共教育资源的不足,也减少了教育经费补贴上的负担,又满足了社会对更优质和多元化教育资源的需求。将营利性民资排斥在义务教育阶段之外,不符合当前社会对于民资的整体开放态度,并可能影响到民资对其他阶段教育的投入积极性。一味禁止,既涉及到一系列的复杂操作,也影响到千千万万个学生和家庭的利益。在这一现实语境中,对义务教育阶段“营利民办”的一刀切叫停,应当三思。

  李春华:实行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教育差异化、多样化发展,有比较、有竞争,将更有利于教育的整体发展。虽然民办学校有其逐利性,但只要在合理的范围内,都是可以接受的,没必要一棍子打死。当然,对于有些民办学校收费高、教育质量差、管理水平低等问题,教育主管部门应该加强引导与监管,发现问题应及时处理,屡教不改的,坚决予以关停并转。退一步讲,即便是最终决定让民办学校退出,也应该依法给予一定期限的过渡期,并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

  吴平芳:立法的基本原则除了合法性、公平性外,还有合理性原则,虽然《民办教育促进法》的出台是为了强化义务教育的公平性,但不顾现实情况采取一刀切的禁止违反了法律的合理性原则,欠妥。在民事法律并未禁设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情况下,按照“法无禁止即可为”的原则,对于已经设立的营利性民办学校,不愿意退出民办教育领域的主办者,法律应该考虑设置一个过渡期限,愿意退出的主办者应给予一定的补偿。

  营利性学校和义务教育免费冲突吗?

  新法制报:有观点认为,《义务教育法》当中规定义务教育是免费的,因此允许营利性民办学校与此有冲突;但反对者指出,义务教育的本质属性是强制性,并非免费,给予营利性民办学校适当的营利空间,并不会与《义务教育法》产生根本性冲突。大家怎么看?

  李春华:营利性学校存在和义务教育免费在某种程度上存在冲突,但并非不能并存。义务教育只是强调接受教育的必须性,并不等同于完全免费。民办教育要生存,当然需要合理的盈利空间,否则何以为继?所以关键要看其质价是否相符,这个市场自会作出判断。

  吴平芳:《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义务教育是免费的,实际上是为国家设置了一定的强制性义务,作为义务教育的主办方如果是国家财政性拨款单位,根据法律上权利与义务相一致原则,在享受国家财政拨款的权利下,其提供的教育服务也必须是一种免费的义务。而民办教育机构,由于其投入不享受国家财政拨款权利,也就没有承担提供免费义务教育的义务。允许营利性民办学校的适当营利空间,与《义务教育法》并不矛盾。

  朱巍:《义务教育法》是底线性和国家义务性的规定,并非是限制性规定,更不是能代替社会和家庭选择性的规定。确保所有人能上得了学的教育公平,不代表要排斥更多的社会选择权。草案的规定反倒会伤害到义务教育的公平性。

  颜三忠:“冲突论”是基于机械性理解法律而产生的。从全球的情况来看,许多国家刚开始实施义务教育也是收费的,后来才逐步实行免费政策。所以,无论从实施时间还是从义务教育实际情况来说,义务教育的本质属性就是强制性,免费并不是必要前提。

  是否剥夺了部分家长的选择权?

  新法制报:有观点认为,义务教育阶段高收费会加剧教育不公。但若有人愿意通过自费享受更好的教育,难道真的不可以吗?如果一律禁止,是否剥夺了这部分家长的选择权?

  吴平芳:部分民办教育机构收费较高,只有那些愿意支付相应高价学费的家长才会选择,而这部分家长并没有减少了公办学校义务教育的学位,没有剥夺普通公民接受公平的义务教育服务,如果禁止家长选择高价学费的民办教育,反而剥夺了这部分家长教育选择权。

  朱巍:受教育权本来就是宪法权利,受什么样的教育、上什么学校,都是家庭权利。国家法律应确保所有人都能接受义务教育,而不是限制大家所上的学校,不能代替家长选择。

  李春华:现在政府投入有限,公办学校短缺,各地上学难、上学贵等不公平现象长期存在。而公办学校在住房、户籍、纳税等方面有诸多要求,对于流动人员不利。既然如此,如果一部分有条件的家长愿意付费送孩子到民办学校就读,尊重他们的选择。能够自由选择,在某种程度上,其实也是一种公平。民办教育多样化,可以满足不同消费层次的需求,为高收入者提供高价教育,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廉价教育。

  颜三忠:经过多年的行业洗牌,营利性民办学校义务教育出现了两极分化:一个是配套优质的贵族教育,利是对公立学校的一种补充,满足部分家庭对优质教学资源的需求;弊是在进入“教育-创收”的循环后,像“抽水机”一样将当地义务教育优秀教师吸走,影响义务教育水平、教育公平与教育均衡。另一个是配套较差的廉价教育,利是让许多寄居在城市而又无法享受城市义务教育的孩子有书读。从这个角度看,无论是非营利学校还是营利性学校,都有存在与发展的空间,一律禁设营利性义务教育学校,剥夺了家长的教育选择权,不利于民办教育的发展。

  民办教育制度设计应如何完善?

  新法制报:面对政府投入义务教育资源有限,公办学校短缺的尴尬,让民办教育按照市场化原则进入,无疑也是一种有益的补充,但民办教育因制度设计不完善也存在诸多隐患。面对两难处境,民办学校应如何发力?

  李春华:目前,我国教育资源相对短缺,故不应限制民间资本进入教育领域,只有通过公办学校与民办学校的合法有效竞争,才能真正促进教育进步。而政府要做的是,应该是通过立法立规,避免营利性学校获取“暴利”,同时限定营利性民办学校应将盈利投入学校自身的建设中,做大做强教育。

  颜三忠:直面我国投资办学的现实国情,实事求是界定两类学校的产权归属。对于营利性学校,其投入资产的所有权及其办学结余的分配权,应按企业模式进行操作。对于没有承诺捐献的民办学校,应从立法上保护举办者的合法权益,或者保留原始投入资产的所有权,或者允许地方政府采取变通方式给予相应的补偿或奖励。同时,应加强营利性和非营利性民办学校配套制度建设。比如,对非营利性民办学校的教师社保、财政扶持、税收优惠等方面,可以参加公办学校进行管理,同时提出在招生、收费、课程设置等方面的公益性办学要求。对营利性民办学校,教师社保按企业缴纳、财政扶持和税收优惠可享受如高新技术企业的优惠政策,但是在招生、收费、课程设置等办学自主权方面,享有充分的办学自主权。

  朱巍:应该让民办作为公立学校的重要补充,同时,民办教育也应成为社会多项选择。国家法律政策对民办教育应把好端口,严格审核,确保受教育人的合法权益。最重要的是,国家对公立学校的扶植应该加强,提高教师福利待遇,加快学校基础设施建设,确保公办学校发展速度。这样的话,就不会出现公办学校优秀人才被民办学校挖走的情况。

       首席记者 郭俊



我要找律师

热点专题 ∨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微博二级 微信二级